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

你没有如期归来,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啊。

你告诉我这有什么屏蔽的必要?!!!?啊!!!!



看过正文的都晓得沈教授一碗米酒下去就半醉了,牵着云哥的手疯狂表白。


后来助教在洗碗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茬,就顺嘴问了在边上翻冰箱云哥一句,沈教授在清醒的时候有没有跟云哥正儿八经地表过白?


云哥随手关了冰箱门,靠在料理台上想了一会儿说,不算在床上的话,好像只有过一次。


助教洗碗的手一抖,咳嗽了一声。云哥没理她,又想了一会儿确定了,对,只有过一次还非常沈教授。


于是助教便问,说了什么?


这回轮到云哥咳嗽了。那是我们两个领证那天。云哥挠了挠头发,笑了起来。


云哥说那天沈教授和云哥领完证,沈教授把那本小册子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贴近心脏那边的衣服口袋里,然后凑过去握着云哥的手和他额头相贴。


沈教授一瞬不瞬的望着云哥。


他说,阿澜,我想你好。

评论(28)
热度(544)
©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