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

你没有如期归来,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啊。

关于我爱你这件小事

这是他两还没同居前的一件小事。


有天云哥有些牙疼,捂着右脸颊窝在沈老板的花店里逗鱼。


彼时,沈老板初谈恋爱,还没有适应这两情相悦的合法身份,做什么都带着些试探小心。他给云哥递了一杯冰水,神色颇为担忧:“真的很疼吗?”


话说到这里,其实硬要说很疼也没有,只是不同于往常,所以实在有些在意,但云哥存了些逗一逗沈老板的心思,于是皱着眉一手端着那杯冰水一手撑着头看他:“疼——”话风一转,他狡黠的笑了一下:“不过你亲一下我就不疼了。”


沈老板脸皮薄,却也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突然凑过去在云哥的右脸颊上落下了一个轻盈的吻。


事毕,他后退半步,绯色一路从脖颈烧到了耳朵。眼眸低垂,倒更像是云哥亲了他。


被袭击的云哥一愣,随即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扑过去勾着沈老板的脖子,把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沈老板身上。这还不够,他还腾出一只手戳了戳自己的左脸颊,望着沈老板的眼神里满满的跃跃欲试:“另一边,另一边也疼。”




评论(24)
热度(485)
©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