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

你没有如期归来,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啊。


我之前提过一嘴,观澜后来并没有结婚生子,也没有领养孩子,而是转头学了教育学,当起了幼儿园老师。

我要说的,就是她当了老师之后的事。



有天放学,有位孩子家长提前打过电话,说是临时有事,会迟一点来接孩子,那日又正逢沈观澜值班,其他老师到了下班的时间点早早便离开了。

沈观澜想了想,左右只有她和学生两个人,那孩子平时又听话,于是她便把小姑娘领到了办公室,让小姑娘一个人在一旁玩游戏,她就在边上填写值班日志。

写到一半,家长来了,她站在门口同家长交谈了几句,一时不察,就听见茶几那边“砰”的一声,像是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。沈观澜赶紧跑了过去,就看见小姑娘愣愣的站在茶几旁,脚畔有个摔碎了的玻璃杯,瞧见她过来,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。

沈观澜手忙脚乱地接过了家长递过来的扫把,一边安慰受了惊的小孩一边拦着她防止她靠近碎片。结果小孩瞧见她的动作哭得更凶了,边哭还边说自己不是故意的,要老师别讨厌她。

沈观澜愣了一下,歇下了手中的动作,笑着揉了揉孩子的头:“老师以前也摔坏过东西,而且可比你摔的大多啦!”

孩子怯生生地看了她一眼,总算停止了哭泣,抽抽噎噎的问道:“那,那老师,被,被骂了吗?”

“唔……当然有啦,”沈观澜想了想说道:“但那是因为我用手去捡碎片还把手给划伤啦,出了好多血呢!”

“诶——”小姑娘瞪大了眼睛。

“不过啊。”沈观澜抽了张纸,仔仔细细地擦干了小姑娘的眼泪,才站起来把她牵引到了自己的家人身边。


“那时老师要比你聪明一点,我父亲也远比我温柔。”






沈观澜送别了孩子与家长,又伏在桌前填写还未完成的日志,可过了很久才写下了三两行闲话。

她放下笔,展开手掌,抚摸那一块浅色的疤痕,时光倥偬,多年过去却仿佛还能听见某个人的叹息——


『观澜,不要哭了,以后要坚强一点。』




“………父亲。”

沈观澜合上了手掌轻声回道。

“观澜知道了。”



无人应答。



评论(48)
热度(358)
©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