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

你没有如期归来,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啊。

关于我爱你这件小事

一个灵魂伴侣AU


采用“和灵魂伴侣说的第一句话会在年幼时浮现在皮肤上”这个基础设定。有我流设定,灵魂伴侣在一起之后灵魂印记可以改变。




双普通人,花店老板X心理咨询师。


大型OOC现场。




【其实就是个零碎设定和剧情摸鱼集合(。)


都是随手瞎鸡脖码的所以写得非常随意】




00.花


沈老板的花店就开在赵先生的心理咨询室楼下面,源于要营造出咨询室舒适的氛围,每天早上,赵先生都会去沈老板那里买束花。


什么花全权由沈老板决定,赵先生就一个要求,数量要不多不少正好九枝。


沈老板欣然接受。


但我们悄咪咪的说一句。


其实,赵先生每天抱走的、已经包好了的那束花从来都是十枝——多出来的那一枝是沈老板悄悄塞进去的,是他送给赵先生的花。沈老板知道赵先生只是把花抱了上去就交给助手去打理,所以他每天都塞得心安理得。


对了,为此他还每天早爬起来了一个小时,因为他悄悄送出去的每一枝花,都是当天整个花店的所有花里最漂亮的那一枝。


嘿,不过,这件事,赵先生其实是知道的,但赵先生一直都不说,就那么明里暗里的去撩沈老板。


后来过了挺久,沈老板终于憋不住了,他想要表白。


之后的某天早上赵先生又来买花了。区别于之前,今天的花是没有包起来的。赵先生看了一眼,抱着九朵花挑了挑眉,哟,今天是*白玫瑰。他若有所思,还没想完就被沈老板一把拉住了。


沈老板亲手把一支*深红色的蔷薇放进了他手里,还没说话,赵先生想都没想就把那枝花推回了沈老板手里。


他说:“这花很好看,但我只要九朵。你也别再送了,*对于我来说,它也只是花,仅此而已。”


哇,那瞬间沈教授就晓得赵先生知道他每天悄悄塞花了。他想,大概是因为赵先生不好意思拒绝他,所以才一直没有提。


沈老板难过极了,但他庆幸他还没来得及把告白说出口,那么他们就还可以做朋友。


沈老板努力维持声线的平稳,笑了起来:“我是说这么搭很好看,你要买下它吗?”


“那你会卖吗?”赵先生反问。


沈老板更难过了。


沈老板觉得,如果他要,不论多少,尽管拿去便好。但那枝花,他只想送给他,却不想卖给他。


沈老板张开嘴,想要说着什么,就被赵先生用那枝轻轻靠在嘴畔的蔷薇把话堵了回去。


“你不必再悄悄送给我,”赵先生说:“我会买下它,然后把它留在这里,送给你。”


“这是属于你的花了,沈老板。”他拿开花,在沈老板亲过的那片花瓣上亲了一口。


“因为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啊。”




沈老板身上的印记是“沈巍?好名字”


太多人说过这句话了,所以他遇到赵先生的时候,他其实挺沮丧的。因为他以为赵先生不是他的灵魂伴侣,但是他后来想了想,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
就算赵先生不是他的灵魂伴侣,就算将来他可能会遇到他所谓的灵魂伴侣。他这一生也只会认定并爱上赵先生这一个人。


所有的“命中注定”都只由他说了算。只要他爱这个人那么他们就是天生一对,他们就是彼此的密不可分。


——我们两之间,从来无关什么灵魂伴侣,只关于我爱你。




顺带一提,赵先生身上的印记是“免贵姓沈,沈巍”。


嘘——赵先生什么都知道。




*深红色蔷薇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

*白玫瑰,我足以与你相配。

*原台词来自于上世纪意大利电影Assignment:Outer Space








01.印记的作用


赵先生的印记在上腹部,沈老板的印记则在左手手臂内侧。


源于灵魂伴侣的特殊性,他们两个在一起后,沈老板用手在自己左手手臂内侧的皮肤上写字,就能显现在赵先生身上。


对于通讯愈发发达的现代,这个功能着实有些鸡肋,但对于沈老板来说,这个功能却要比再发达的科技有用得多——因为对话字迹浮现的时候,那一块皮肤会有一点点发热。


譬如说有一回,赵先生胃疼了,但沈老板又被别的事给拌住了,不在身边,沈老板就一边应付一边不停的在左手手臂上写字。


赵先生胃暖乎乎的,慢慢就不疼了。


等到沈老板赶回去的时候,赵先生窝成一团,已经舒舒服服的睡着啦








02.早安


赵先生是在沈老板的轻吻中醒过来的。


赵先生眯着眼笑了起来,非常形式主义的轻轻推搡了几把沈老板。


“阿澜,该起了。”不想沈老板反而又凑过去亲了亲他,一脸坦然自若。赵先生见他还不让开,仰起脸一口咬在了沈老板凑过来的鼻尖:“扰我的好梦,你要怎么赔我?”


沈老板神色温柔,没有回答赵先生的问题,反而问道:“梦见了什么?连睡着都是一副高兴的样子?”


“你猜猜?”


“………我吗?”


“噗,”赵先生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怎么还自恋起来了?”


“不是?”沈老板有些落寞,难得的撒了个娇,把脸埋进了赵先生颈窝里使劲儿蹭。


赵先生乐得不行,被柔软的头发蹭得连心也一块发痒。他把人从自己颈窝挖了出来,双手环上了沈老板的脖子,亲昵的吻从他的额头一路延伸到了下巴。


做完这一切的赵先生笑嘻嘻的凑过去同沈老板额头相贴。


“当然不是你啦。”


他们四目相对,都在彼此眼眸中看到了小小的、完整的自己。


“现实中有你,要梦做什么?”








03.艾草


赵先生翘了班又躲在沈老板店里摸鱼。


小小的一个玻璃花房,来来回回了多少次,他一个人闲不住,东戳戳,西碰碰,连柜台鱼缸里的那尾金鱼也要例行捞出来看看颜色。


沈老板端着花盆进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赵先生塌着腰,整个脸贴在了鱼缸玻璃上和那条朱红色的金鱼比赛大眼瞪小眼,战斗场面异常火爆,最后以双方同时移开视线,比赛平局而告终。


沈老板看着他不自觉得笑了起来,眉眼粘上焦糖色,神态温柔,比满花房的花枝还要好看。


那边还在企图捞鱼的赵先生听见声响,赶忙把自己从玻璃上撕了下来,转过身,又重新把自己贴在了灵魂伴侣身上。沈老板从善如流的将赵先生抱了个满怀,空闲的那只手还轻轻地捏了捏赵先生的后颈。


赵先生被捏得舒服,还想逗个美人,就被沈老板手里端着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。


“哇,宝贝儿,这是什么啊?”


“就是普通的艾草,你不喜欢蚊虫才抱回来的,”沈教授换了个手,将花盆搁在了柜台上:“除此之外,没太大用处了。”


沈老板又想了想,补充了一句:“倒是做草戒指挺好看的。”


赵先生那双看不见的耳朵一瞬间“噌”的竖了起来,他转了转眼睛:“怎么做啊?”


“这样,”沈老板折了一根艾草,掐掉了多余的叶子,在赵先生手上比划:“绕一圈,打一个结,然后把剩余的茎缠进去。”


“哦………爱草啊。”赵先生从沈老板的手心里抽出了手,在阳光下打量这枚套在他无名指上的简陋戒指,半晌,心情大好的在戒指上亲了一口。


“好啊,我答应啦。”


他们在那尾红色金鱼的注视下凑到了一起,企图用一个漫长而热辣的舌吻杀死对方。




当然啦,沈老板是故意的。







04.午安!


冬日的时候,沈老板的花店每逢中午就会打烊那么两三个小时,玻璃门上挂着“店主外出”的牌子,隔绝一切拜访。


这对于沈老板来说可是件天大的事,因为楼上咨询室里的赵先生总爱这个时候跑来他这午睡。


沈老板挂上牌子,拉好布帘,在昏暗中摸索着走向自己爱人。


他的伴侣侧躺在一张摇摇椅上,见他过来便下意识地蹭了过去。彼时不过饭后半小时,赵先生就已经有些迷糊,昏昏欲睡,沈老板小心把他抱起,自己先坐了上去,再把他轻手轻脚地把他拢进了怀里。


毯子轻柔的将两人相裹,构成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密闭空间。


花气馥郁芬芳,情人的怀抱温暖舒适。


赵先生在昏暗中沉沉睡去。




但其实,赵先生下午三点有个预约,午睡前还专门叮嘱过让沈老板叫他起床。沈老板听见应了一声,替身上的人掖了掖被角,又摇晃着椅子哄他睡觉。


后来沈老板从两点就开始叫他,结果被赵先生一句又一句的一会儿一会儿堵了回去。


三点一刻的时候,被祝女士不间断的夺命连环call闹醒的赵先生总算睁了眼,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忽地翻了起来。


坐在椅子上叠毯子的沈老板仰起头来看他。


“宝贝儿,你怎么不叫我?”


“嗯,怪我,”沈老板放下了毯子,笑着点了点头:“你太暖和了,我没忍住,就又睡过去了。”


赵先生莫名有些得意,他抓了抓头发,顺手从花篓里抽了一枝修剪好了的玫瑰放进沈老板胸前的口袋里,然后忙不迭的离开了。








05.牙疼


这是他两还没同居前的一件小事。


有天赵先生有些牙疼,捂着右脸颊窝在沈老板的花店里逗鱼。


彼时,沈老板初谈恋爱,还没有适应这两情相悦的合法身份,做什么都带着些试探小心。他给赵先生递了一杯冰水,神色颇为担忧:“真的很疼吗?”


话说到这里,其实硬要说很疼也没有,只是不同于往常,所以实在有些在意,但赵先生存了些逗一逗沈老板的心思,于是皱着眉一手端着那杯冰水一手撑着头看他:“疼——”话风一转,他狡黠的笑了一下:“不过你亲一下我就不疼了。”


沈老板脸皮薄,却也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突然凑过去在赵先生的右脸颊上落下了一个轻盈的吻。


事毕,他后退半步,绯色一路从脖颈烧到了耳朵。眼眸低垂,倒更像是赵先生亲了他。


被袭击的赵先生一愣,随即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扑过去勾着沈老板的脖子,把沈老板整个人都抱入了怀里。这还不够,他还腾出一只手戳了戳自己的左脸颊,望着沈老板的眼神里满满的跃跃欲试:“另一边,另一边也疼。”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就是一堆无脑甜的甜饼_(:з)∠)_

努力了一下还是对普通人把控不好,觉得哪儿太OOC了记得告诉我_(:з)∠)_

评论(32)
热度(666)
©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 | Powered by LOFTER